从泰国禁毒委员会第五区2017年10月至12月的禁毒统计数据来看,27%的贩毒案件是在检查站被截获、18%是在边境巡逻时截获、16%是警方侦查破案、其余案件保密,而抓获的嫌疑人中54%是山民、29%是平原居民、6%是外国人、11%未明确。该部门还向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播放了一份演示文稿,详细介绍了“金三角”地区毒品生产、贩运、涉毒组织,以及泰国政府在边境堵截毒品的情况,里面不仅有文字、图表,还有现场照片。工作人员一再叮嘱记者“只能听、不能记”,并强调说:“这是经过很长时间、通过多种渠道才获得的情报,有的甚至是用鲜血换来的,一旦泄露出去会给禁毒人员带来麻烦和生命危险。”

“从1993年7月大学毕业后到鹤壁煤业公司工作,我取得了那么多荣誉。当第一次看到别人给我2万元时,心想原来自己奋斗多年的成绩没有白费,手上拥有的权力可以这么轻易地变成钱,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。”身陷囹圄的李元继在忏悔录中这样写道。